免费下载樱桃app资料大全

() 房叔并没有和槐诗聊太久,在简短地向少年汇报了一下情况之后,表示无须担心家里,少爷放心地参赛即可。

然后,为了准备今年地板打蜡的工作,老人便匆匆地从那一扇门之后离去了。

留下槐诗对那一扇门啧啧称奇。

这玩意儿简直太牛逼了。

竟然随时随地可以喊人来进行现场应援播放bg完就是神器!这要是撬下来装在自己家里……

槐诗开始浮想联翩,然后在乐园隐隐地威压之下无奈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恐怕也是乐园机制的一部分,依托此处的地狱而存,哪怕是把小猫乐园整个搬到现境去恐怕也无济于事。

当送走了房叔之后,槐诗就坐在了演奏席上,端详起王子所遗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那一把残缺的长剑。

离开了曾经的主人之后,它便失去了曾经摄人的光彩,剑脊之上暗金色的徽记与装饰也渐渐褪色了,落在手中,便是这一把远比想象更要沉重的断刃。

刃口依旧锋锐。

入手冰凉,整个人好像都平静了下来。

永远镇定自若。

阳光、鲜花与美人

可是不论如何灌注源质,也无法重现曾经王子的手中的神威与光辉,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槐诗终于想起曾经乌鸦的鉴定小百科。

召出了命运之书,同断刃放在一处。细微的源质交流之后,命运之书无风自动,书页迅速地翻过。

作为曾经天国的目录,记录了无数奇迹原型的载体,自然有曾经的经验进行比照和鉴别,在转瞬之间,书页上便显示出了结果。

令槐诗愣在原地。

边境遗物美德之剑

笔直的剑刃彰显着使用者的勇武与美德,也传达着来自某位无名王子对后继者的警醒:吾心如剑,宁折不弯。

回忆起王子临终之前的遗言,槐诗抚摸着剑脊,怅然叹息: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吗?”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苍老时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痛斥那光的退缩……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回忆起曾经依稀读过的诗篇,槐诗发现,这或许便是王子留给自己的最后警醒,属于迷失者们的前车之鉴。

纵然命运坎坷,举世冷漠,也不要顺从深渊的呼唤,堕入黑暗里去,纵然死亡无可逃避。

哪怕此处看似有所归宿……

“太严肃了点吧……”

槐诗垂下眼眸,轻声呢喃:“你究竟多害怕我重走你们的老路啊。”

这便是王子留给继任者的赠礼。

在最后的时刻,倾尽所有力量为槐诗所铸就的美德之剑。

虽然看似残缺,可是却坚固无比。

哪怕槐诗使用炼金之火不断地转化源质试图修补,可是外来的源质却无法融入那固执而高傲的剑身之中,槐诗的手才刚刚一挪开,补上去的钢铁就剥落了下来。

除了本身的锋锐和坚固之外,它的内部自然隐约形成了类似圣痕的奇迹,在命运之书的鉴定之下,以技能的形式显露了出来。

刻印白马之契:王子与白马的契约,正直者当骑乘白马,黑夜也无法掩盖道德的高尚颜色。

破晓之剑:黎明之光照耀大地,万古长夜在此破晓。只有在汲取到足够的正面源质之后才能够使用。

宝剑、白马,还有记忆中那堪称无坚不摧的恐怖剑技,王子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尽数保留了下来,赠与了自己的继任者。

“干嘛这么善良啊,大哥,会让人有心理压力的。”

槐诗叹息着,搓了一个卡扣,借以将剑刃挂在腰间的皮带上,珍而重之。

在临走之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身后一眼。

破败的舞台上,仿佛依旧有一位笑容璀璨的王子凝视着自己,目送着自己远去。

“做个好人,对吧?”

槐诗想了想,点头允诺:“我尽量。”

他转身离去。

大门轰然关闭,一切都埋葬在了黑暗里。

许久之后,黑暗里一个鬼头鬼脑的乌鸦脑袋钻了出来,环顾四周,无奈叹息,“傻仔啊,给你个大宝剑就高兴过头了吗?”

“这也太纯情了点吧?”

黑暗中,乌鸦的轮廓仿佛消融在了漆黑中,隐约的形态变化着,缓缓升起。

到最后,自漆黑中展露出那一道妩媚的侧影,带着赤红色繁复纹饰的裙摆拖曳在残骸和碎片之中,不染尘埃。

“这不完把最贵重的东西搞忘了嘛……”

她伫立在舞台上,环顾着四周的景象,最后视线落在周围那

些王子所残存的遗物上,缓缓摇头:“年轻人办事儿就是不牢靠。”

自言自语着,她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瞬息间,隐约的光芒从天而降,落在她的手中,幻化为命运之书的投影。随着手指弹出,一滴虚幻的血液飞出,而银色的羽毛笔-事象分支则沾着血在书页上飞速写动了起来。

“虽然本质为地狱所污染,不复当年的形态,可这都是上好的源典残章啊,而且和天国的一支简直完美契合,只需要稍加整理……”

短短数秒过后,无需事象分支再书写,书页上那密密麻麻的字迹竟然如同拥有了生命那样,开始迅速地生长了起来,无数字符从其中浮现,混乱地纠缠在一处,可是却很快在天国的梳理之下变得井井有条。

随着命运之书的书写,在周围的宝座之上,所有王子们遗留下的结晶也都发出了一声清鸣,化作隐约的辉光,汇聚在一处,落在了修长白皙的五指之间。

风暴降临。

那是海量源质的涌动所形成的现象,无数源质疯狂地灌入了光芒之中,到最后,头顶的顶穹之上竟然打开了一道缺口,自缺口之后遥远的地方,白银之海的隐约辉光垂降而下。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自汇聚了一切人智人知的无尽之海中传来了浩荡的鲸歌。

很快,庞大的禁制被惊动,由数十名创造主所缔造的框架开始自行运行,排查异状,寻找着异象的源头。

而裂隙早已在那之前关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只有乌鸦手中那一道隐约的辉光已经凝结成实质,化作少女一般的水晶轮廓,璀璨如钻,映照着晶莹地辉光。

那竟然是一件完整的圣痕!

“哎呀,真是意外之喜,黄金黎明那群家伙竟然没有把这个取走?啊,也对,毕竟是一群没有少女心的死肥宅……这可真是赚大了啊。”

她若有所思地挑起眉头,很快,便露出愉悦地笑容,随手将掌中的圣痕抛出。圣痕飞在空中,盘旋着,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激动地震颤起来。

一声清鸣之后,它化作隐约的光芒,破空而去。

黑暗里,乌鸦静静地凝视着远方,仿佛看到某个傻仔将来的倒霉样子,笑容就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真是期待啊,到时候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在得意地哼哼中,大姐姐转身,消失在了黑暗里。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年轻人。”

脏兮兮的办公室里,小猫抬起双臂,给疲惫地槐诗打气:“完成了任务,即将赢得奖励,来,跟我一起high起来!high起来!

况且,你可是新任王子诶,让人看到你这一副臊眉耷眼的样子,咱们乐园的形象怎么办?”

“这破游乐园难道还有什么形象么?”

槐诗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脑袋那一顶闪耀的光之王冠:“还有,能把这个灯给我关了么?晃的我眼睛疼。”

“这个是手动的,你要自己调。”

小猫递了一个遥控器过去,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红茶,热情地放在他的面前。

只可惜茶杯不知道多少年没洗了,里面竟然还有烟灰,闻起来恶臭,让人一点想喝的**都没有。

“你早就知道了,对吧?”槐诗问。

小猫笑了起来,“猜到了一些,但这个难度我觉得姑且还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对吧,传奇调查员阁下?您的功绩与能力,确实名不虚传。”

“甭来这些花里胡哨的,我现在心情还是有点难过。”

虽然明知道白马王子的生命只有一夜,就算没有自己,天亮也会消散,可杀死一个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对手,就让槐诗的心情难受了起来。

“安啦,你也是帮他解脱了。在这地狱里,有的人如鱼得水,乐此不疲,可对有的人来说,多存在一刻都是折磨……他们和他都不适合这样的环境,帮他们退休,不好么?他到最后都还很感谢你的来着。”

槐诗已经不想理他了,只是伸手,示意他利索点赶快把奖励发下来。

小猫耸肩,两件东西摆在了桌子上。

指环和信封。

“都归你了。”

槐诗沉默了许久,挥去了心中沉甸甸的感觉,伸手率先拿起了指环。感应到他的源质,指环上灰扑扑的色彩瞬间褪去,变成了华丽璀璨的金色,让人望之惊叹。

当指环戴在左手的十指上之后,便开始迅速地抽取起了槐诗的源质,好像接着无底洞的强力水泵。

瞬间几乎将槐诗本身可称得上庞大的源质储存快要抽干了。

紧接着,衔接着灵魂和**的山鬼圣痕却开始迅速地生长,演化出槐诗完不曾想过的崭新结构,顺畅而自然地接入了戒指之中。

就好像电脑增加了

新的外设那样,槐诗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连一个驱动都不需要装,直接完美对接。

等一下,这个东西和自己的圣痕,好像是同源而出?

瞬息间,戒指已经失去了形体,化为一行烫金色的字符,融入了槐诗的食指之上,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圈刺青那样。

紧接着,他就能够感觉到戒指在抽取了这么多源质之后,仿佛打开了一个隐约的通道,通往某个狭窄而阴暗的空间。

尼伯龙根之戒

一个名字,突兀地从槐诗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