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葵影院app下载

谢兰通过虚掩的门缝,看到儿子伏案读书的背影。

她的目光变得挣扎起来。

到最后她还是没有推门进去,而是悄无声息地退了回来。

她是想要和儿子好好谈一次的。

但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昨天晚上父子俩吵完架之后,家里的气氛就变得非常奇怪。

今天放学后回来,在饭桌上她好几次想要开口,但话都到嘴边了也没能说出来。

至于儿子呢,则程保持沉默,不说话,对她这个曾经的盟友,也闭口不言。

她担心儿子这是彻底关上了心扉。

※※※

假装看书的胡莱怎么会不知道背后的动静呢?妈妈以为他没有察觉,但那节奏不稳的呼吸声早就出卖了她……和爸爸比起来,妈妈的道行还欠点……

首发网址https://

清纯甜美日系装扮软萌妹子户外风景浪漫写真

等妈妈离开之后,胡莱起身把书包提到书桌上,他开始将书包里的所有书本文具一一掏出,再把它们塞进书柜下面的抽屉中。

清空书包之后,他看了一眼房门,走上去轻轻关上,再从里面反锁。

接着转身来到衣柜前,从里面取出几件衣服,裹成一团,塞进书包中。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被他放在地上的足球。

从秘密基地里拿回来之后,他就把气都放光了,现在足球瘪成了月牙状,缩在一起。

他找来一个塑料袋,将足球装了进去,再仔细系好,也塞进了书包。

收拾好书包,他环顾一圈这间狭窄的卧室,从他记事以来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在这里成长,这里有快乐的回忆,但也有痛苦的。

曾经他在床板下面藏了很多足球杂志,但都被爸爸一本本搜出来扔掉了。

他记得,当时自己哭的昏天黑地,内心无比委屈。

为什么别人家孩子可以踢球,我连看一本足球杂志都不行?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了。

但这不代表他就认可爸爸的想法和做法。

他有自己的想法与坚持,这条路不管走的走不通,他都一定会去走的。

如果说踢职业足球是一场赌博。

考大学难道不也是赌博吗?

千军万马独木桥。万一我就是那个被挤下桥的倒霉蛋呢?

我在球场上有可以增加幸运值的爱人的红绳,可这手环没办法在场外的学习生活中用啊……

放弃足球也不意味着我就一定可以在这条大家都走的路上取得成功。

既然都不见得能成功,为什么不选择我喜欢并且还有系统帮助的这条路呢?

他没办法对自己的父母解释自己有外挂这事儿,就让自己用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吧。

※※※

当宋嘉佳在班级教室里又看到胡莱之后,瞪大了眼睛,非常惊讶地问道:“你不是和那个什么海神俱乐部签约了吗?怎么还来上学?享受众人瞩目的快感吗?”

“我舍不得你啊,胖子……”胡莱笑嘻嘻凑上来搂住了宋嘉佳的肩膀。

“滚!”宋嘉佳一张肉掌挡在了胡莱的脸上,把他推开。

“我是真舍不得你,胖子。别看我现在走哪儿都有人知道我了,但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一个人。我这一走可就不回来了,当然是要在走之前再来看看你咯。”

宋嘉佳见胡莱说的情真意切,却愈发警惕了,他狐疑地盯着对方:“你想干嘛?”

“咳咳……那个,你能借我点钱不,胖子?”胡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借钱?你怎么了?”

“我爸不让我去踢职业足球的,我离家出走了……”说到这里,胡莱将自己的书包拉开,把里面装着的衣服给宋嘉佳看。“我现在要去岭南市,但却没钱买机票。我就认识你这么一个有钱人,只能找你借钱……”

胡莱话没说完,宋嘉佳就拿起了手机:“我直接转你微信可以吧?”

“啊?好,可以可以!”胡莱连忙点头。

宋嘉佳埋头一通操作,胡莱很快就接到了提醒自己接收的微信消息,他打开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五……五万?!”在数清楚具体几个零之后,他声音都在颤抖。

“啊,这个微信转账单笔单日限额最大就五万,实在是没办法……”宋嘉佳还有点抱歉地给他解释呢。

“不是……太多了吧?”胡莱指着手机屏幕上的一串零。“我就买张机票啊……”

“买机票?你从这里去锦城是不是要买高铁票?你从学校去高铁站要不要打车?你从锦城高铁站去锦城机场要不要打车?这不都是钱?还有,就你这几件衣服能顶多久?你去那边住哪儿?吃什么?吃穿住行这不都得要用钱?五万你先拿着,要是觉得不够,等明天我限额恢复了再转给你……”宋嘉佳掰着手指头给他算账。

胡莱连连摆手:“别别别,够了够了,我只是找你借钱,借这么多我怎么还?”

宋嘉佳笑了:“你小子都要成为大球星了,还赚不到钱五万块钱?”

“八字还没一撇呢……”

“那就不要你还了!”宋嘉佳大手一挥。

“老板大气!”胡莱竖起大拇指。

宋嘉佳却拿过他的手机:“先别说这些了,我帮你把机票订了,我看看有什么时候的航班……这个怎么样?下午六点四十五起飞,到那边是晚上的九点十分。这个时间比较宽裕,你现在从东川坐高铁去锦城,再从锦城东站去机场,完来得及……”

胡莱只管点头:“可以可以,老板你说了算……”

一番操作之后,宋嘉佳为胡莱把所有信息都填好之后,将手机还给了他:“你自己付款就行了。付完款你就直接去火车站,路上再卖高铁票都来得及,东川到锦城每半个小时就有一班车,票多得很……”

胡莱接过手机,按照宋嘉佳的吩咐付了款,但对于马上就走还有些犹豫。

“干嘛?你还舍不得了?”宋嘉佳见他那样子,就哼道。

“不是,我这次走了就真不回来了啊。”

“对啊,难不成你还想铩羽而归?”

“什么话!”

“快滚吧,一会儿上课学校关大门了,我看你怎么走!”宋嘉佳推了他同桌一把。

听见他这么说,胡莱也不敢犹豫了,连忙背起书包,跑出了教室。

他的举动引来了班级里其他同学们的注意,有人大声问道:“胡莱你干嘛去?要上课了……”

“去踢球!”胡莱的声音从走廊中飘过来。

一群人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胡莱要去踢职业足球,但没想到那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连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来得及。

不少同学跟着冲出教室,却只能看到胡莱的背影在楼梯口那里晃了一下,便消失不见。

很快,他们又在楼下的校园中看到了那个身影。

在大家纷纷从校园外走进校园,朝着各自班级所在教学楼快步走去,生怕迟到了的情况下,这个逆行的身影显得非常醒目。

高二二班的学生们就这么站在走廊上,透过玻璃幕墙,看着那道身影逆流而上,从学校大门处跑了出去,跑向了那个更广阔的天地。

※※※

胡立新坐在门岗的小房间里,刚刚晚上七点过,业主们下班高峰已经结束,但吃完晚饭出来散步的高峰到来,他的同事在外面站岗,他在里面休息休息,喝口水,顺便活动活动因为频繁举起敬礼而有些酸痛的右肩。

就在这时,同事在外面喊他:“老胡,有人找你……”

他抬头循声望去,惊讶的发现了站在外面的妻子。

“你怎么来了?”他走出门去,谢兰见到他却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胡立新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只能回头对自己的同事交代:“你帮我看一下……”

说完就追了上去。

两个人一直走到人行道上一个人少的僻静地方,才停下来。

然后谢兰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儿子离家出走了。”

“啊?”胡立新很惊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谢兰将手机递给了丈夫:“你看看这个。”

胡立新狐疑地接过手机,发现是妻子和儿子胡莱的微信聊天记录,或者说是儿子通过微信给他妈妈发的一段话:

“妈,我想了一整天,还是决定这么做了。既然爸爸不同意我去,那我只好不告而别。那条路走不走的通,我爸说了不算,要我自己亲自走过才算。放心,就算真的失败了,我也不会后悔,更不会怨谁,毕竟我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哈!忘了是谁说的了,说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爱它。也许爸爸说得对,职业足球很残酷,但谁叫我真的喜欢足球呢?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职业足球的真相,但我还依然爱它。妈我真不是读书的料,很抱歉浪费了你们借的三十五万块钱,但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力赚钱给你们还上的,你儿子一定会成为大球星,一定会赚大钱,一定会让你们从现在的这个小房子里搬出去的。哦,对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在那边的生活,那边俱乐部什么都有人管的。飞机要起飞了,就说到这里,再见。”

看完胡莱这一大段话之后,胡立新愣了好几秒钟之后哼道:“什么‘真正的英雄主义’……幼稚!天真!可笑……”

“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十八岁都还没满,不幼稚?不天真?”谢兰却语气冰冷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胡立新有些意外地看着妻子,觉得妻子的状态不太对。

“胡立新,我现在百分之百确定这就是你们胡家的种!”谢兰嗤笑道。“当初你不也是这么不告而别,离家出走,不顾你爸的反对,跑出来追求职业足球理想的吗?这种叛逆都刻在你们胡家的基因里了!怎么,你这老子做得,儿子做不得?”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你疯了?”听妻子说的这些胡话,胡立新有些恼了。

“我没疯!我现在冷静的很!我只知道儿子一句话没给我说,就这么走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衣服也只拿了几件!独自一个人就这么走了!”谢兰却突然爆发起来,有些歇斯底里地向自己的丈夫吼道。“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要站在你这边?我为什么不帮着我儿子?最起码我还可以给他拿够钱,帮他收拾行李,让他多带点衣服,再送他去锦城坐飞机!而不是现在这样我下班回家就接到这么一条冷冰冰的微信!我连抱都没来得及抱他一下,他就离家走了!”

尽管他们所站的地方相对黑暗,散步的人们很少会往这里走。

但谢兰高亢的声音也还是引起了偶尔路过这里的人惊讶疑惑的目光。

胡立新压低声音冲妻子抱怨道:“你干什么呀……”

“我干什么?我在向你要儿子!”谢兰冷笑道。“你以为他这一走三五个月后就能回来?我给你说,就因为你的反对,他现在不干出个成绩来是不会回来的……三年两载都不会回来!”

“哪有这么夸张……”

“夸张?胡立新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说,离家出走之后,你多久才回了第一趟家?到现在你又回去过几次?你爸妈去世之前,一直惦记着让你回去,说他们早就不在乎当年的事情了……结果你呢?你死要面子,你……”

听到妻子把自己死去的父母都抬出来,胡立新也爆发了,他粗暴地打断妻子的话,咬牙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愿意让他去踢球!那是一个大火炕!我他妈从火坑里爬出来的时候,被烧成了这个屌样,我为什么还要看着我的儿子再往火坑里跳?!我从小就不让他碰足球,就是希望他离足球越远越好!我希望他这辈子足球都不要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你看我这副样子,你难道不知道他的下场吗!”

谢兰直视着丈夫说道:“胡立新,咱们当初认识的时候,你是大球星吗?你有很多钱吗?我嫌弃过你吗?我连你我都不嫌弃,我为什么会嫌弃我儿子?就算他遍体鳞伤地从火坑里爬出来,就算他像你这个样子……那又怎么样?我养他!他是我儿子,我养他!我不在乎他成功不成功,我不在乎他有钱没钱,我不在乎他出息不出息,我只要他别跟你一样,到我死都不敢回来看我,我只要在我想他的时候,他能在我身边,或者我想他了去找他,他不要躲着我就行……”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从谢兰的眼眶中涌出,顺着脸颊流下来。

谢兰不再说话,她从丈夫手中夺过手机,越过他,径直走向远处的公交车站。

胡立新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原地,回头看着妻子的背影,看到她抬手擦了擦眼泪,又换了只手继续擦,那眼泪仿佛止不住一样,就这么越走越远……

※※※

当胡莱背着包出现在出口位置,一眼就看到了来接他的赵康明,走的时候对方说会来接自己,当时他以为不过是客套之语。毕竟人家是青训主管,负责所有青训队伍的事情,工作那么忙,怎么可能为自己这么一个学生球员,就专门来接呢?

没想到对方还真就来了,这让胡莱颇为感动,在飞机上对未来的忐忑不安顿时减轻了不少。

他连忙向赵指导挥挥手,方便对方在出站的人群中看到自己。

“怎么就你一个人?”赵康明接到胡莱之后,向他身后左右看了看,有点意外。

“啊,我妈说我都这么大了,一个人坐飞机没问题,她和我爸工作都忙,就让我自己来了。”

赵康明上下打量了一番胡莱之后,又问道:“你背个包就来了?”

“是啊,我妈说与其费劲带衣服过来,不如直接在这边买……”胡莱解释道。

赵康明笑了:“你妈妈真洒脱!也对,缺什么直接在这边买就是了,而且俱乐部也替你准备了一些东西。到时候你就住在我们的青训基地宿舍楼里,房租都不要的。只是这里的饮食你要习惯一下……当然,运动员有一套专门的饮食,可能比起这里的风味小吃更需要你适应。”

“我没问题的,赵指导。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成为职业球员的。我都给我爸妈说了,混不好就不回去!”

赵康明连忙摆手:“不用这么吓人,没必要,没必要……”

胡莱却很严肃地说道:“赵指导,放弃高考来踢职业足球的,对我来说是没有后路的赌博,我并不打算混几年之后认清现实,然后灰溜溜地离开。”

赵康明也被胡莱的决心所感染了,他收起笑容,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放心,只要你小子认真训练,不偷奸耍滑,运气好点别受伤,兑现你的天赋,这职业足坛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随后他拍拍胡莱的后背:“走吧,车在外面等着呢。哦,对了,还没说呢……岭南欢迎你,海神欢迎你。”

他向胡莱伸出手,一大一小两只手就这么握在了一起。

(第一卷喜欢足球的少年完)

※※※

PS,稍晚些时候会有一个迟到的上架感言……

第一卷总结兼迟到的上架感言

第一卷终于写完了,我看了一下WORD统计的字数,不计空格697860个字符,将近七十万字。

我最初确实是打算详细认真地写校园篇的,但我也没想到最终写出来会有这么多字。

而且其实这个校园篇还不是完整的那种校园篇,毕竟缺少了不少校园生活戏,对胡莱除了足球之外的校园生活交待比较少。

但没办法,如果真那么些的话,我估计一百万字才能打住。

阔以,但没必要。

因为这毕竟不是一本只写校园的,如果要单独写校园,我应该再开一本新书,而不是在这本书里这么做。

所以按照我的计划,以两届全国大赛为主线,把胡莱在校园里的成长写完整,就算是达到目的了。

接下来是职业足球篇章,也是本书的重头戏。

我也会试图在接下来的故事里为大家展现一个完全架空的世界——老实说,我现在没什么信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大家满意,但我会尽量去尝试的。我知道这很难,非常难,因为反馈中不止一次看到“全架空?没代入感啊”这样的评论。

但我还是想试试。

就像胡莱一样,并不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否会成功,但总得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