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下载官网污

*** 沈亦衍在她腰包里放了一把枪,“枪里有子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刘爽有些怂的看着他,“那打中人,对方会死吗?”

“枪是真的,不过也要看你打在别人什么部位的。”沈亦衍沉声道,牵着她的手,紧紧的握了握。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的表情很严肃,一点都不像平时邪魅的他,好像隐隐中,有大事会发生。

“走了,出船之前不要忘记套上羽绒服,甲板上见。”沈亦衍道,松开了刘爽的手,先从暗阁回去自己的房间,然后再出门。

刘爽也出门,套上了羽绒服,到马甲上的时候,他已经在了,西装外面是黑色的大风衣,手插在中,背对着她,衣摆随着风微微摆动,潇潇临风玉树之下,清风霁月,有种萧亮的意味,是因为他穿的少的原因吗?

她也觉得冷,特别是海风吹过来的时候,抖了抖,缩了脖子,脑子却清醒了很多。

这男人,光一个背影就惹人无限遐想了,居然会和她那什么,想想……还有点得意,哇哈哈哈哈。

沈亦衍回头看她,那清冽的眼神,和君王的威严,让刘爽顿了顿,和平时的他给她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嘞。

她收起了得意,不解的看着他。

他没有和她话,朝着岸边走去,身后立马跟上了很多人。

刘爽也跟在他的后面,不一会,上了岸。

气质清纯美女生活照 街角随拍清新唯美迷人

岸边除了有二十几个军官挺直了腰等候外,还有十几辆车子。

他们对沈亦衍都很尊敬,一起颔首,头都不敢抬,有人打开了车门。

程上校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她和沈亦衍坐到了后车位上。

她看向沈亦衍。

沈亦衍目光冷冽的看着前方,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她也都不敢话了,看向窗外,听着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

因为谁都没有话,刘爽觉得气氛沉沉的,很是压抑,有点喘不过气来,深吸了一气。

手被人握住,暖暖的,像是给了她力量一样。

刘爽看向沈亦衍,他还是握着她,依旧看着前面,问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吧”

开车的人道:“准备好了。一组十个人,一共二十七组,随机组队。”

“嗯,程上校你和侍卫长留在监控室负责指挥,有情况立马汇报,知道吧?”沈亦衍吩咐道。

“是。”程上校公事公办的颔首。

“老周,最近有人偷偷的从岛上出去吗?”沈亦衍问道。

老周身体紧绷,战战兢兢的,汇报道:“所有任务的执行都是按照上级的指令,不敢违抗军令,目前没有发现私下行动的。”

“是吗?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这件事情你一个人偷偷的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沈亦衍吩咐道。

“是,总统大人您请。”老周心翼翼的回答道。

“今天下午,大部分的无形特卫都会参加演习,只有少部分在基地,我带了一百个针孔摄像机过来,你按照我给的图纸安装,这件事情,除了你外,不要告诉任何人,连老唐,老岳都不要。”沈亦衍冷冰冰的道。

老周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次演习这么盛大,让大部分无形特卫都参加了,原来,是为了安装针孔摄像头,“我保证完成任务。”

沈亦衍没有再话。

刘爽心里有些感动的看向沈亦衍。

他那么做,都是为了保护她,如果要杀她的人真的在无形,他就能第一时间掌握动向了。

她的心,也是血肉做的,这份情谊,她有感觉的。

虽然之前的他,强迫她,囚禁她,不给她自由,但,确实没有伤害过她,给她的,也是锦衣玉食。

这次回来,他对她更好了,即便住在他家里,他也没有给她一点委屈,那个南宫月欺负她,即便他知道南宫月动不得,会危害到他的政治地位,他为了替她出气,也把南宫月给废了。

很久很久以前,当她还是一个青春期少女的时候,她就梦想过,将来会有一个王子,可以看到璞玉下的她,给她幸福的生活,王子要帅,要温柔,要体贴,要爱她,喜欢她,包容她,她将来的儿子也会是一个王子,将来的女儿就是名副其实的公主。

但,那也只是女孩时候一个不切实际的梦,随着年纪的增长,王子的梦早就丢弃在青春年少的尘埃里,对她来,找一个成熟稳重有固定工作,不花心,不难看的男人就可以了。

毕竟,世界上的王子太少,女孩又太多,她没有白雅的聪明,没有白雅的温婉,没有白雅的坚韧,没有白雅的成熟,更没有白雅的远大目标和完美。

她很普通,出生普通,家庭普通,所处环境普通,性格普通,普通到走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所以,沈亦衍喜欢她的时候,她是不相信的,他们之间悬殊太大,沈亦衍娶了老婆,把她圈养了起来,她也没有觉得伤心,因为本来她和沈亦衍是不可能的。

不普通的,或者就是,她和沈亦衍在时候的时候做过同学。

他的父亲当初和她父亲的地位是一样的,只是他父亲在政坛沉浮之间做了总统,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王子。

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的,年少的时候,她还喜欢过某个偶像团体,那三只也是高中生,她就想,那些和三只做同学的人好幸福,每天都可以和明星见面,做同学,要签名也特别容易吧。

现在想来,沈亦衍的那些同学们也觉得很幸福吧,毕竟,他们和总统做过同学。

刘爽轻笑出声,她还和总统睡过觉呢,这个牛,她可以吹一辈子。

沈亦衍听到刘爽的笑声,握的力道紧了紧。

刘爽回过神,看向沈亦衍,对上他那双妖冶的眼睛,莫名其妙的,脸红了红,又想起昨晚他们那个的细节,脸更红了,清了清嗓子,别过脸,看向外面,微微的打开一点窗户,让冷风吹进来一点,脸太烫了。

沈亦衍也微微扬起扬起嘴角,冷萧中出现了一丝暖色。

刘爽看到不远处有几处房子,都不高,“快到了。”

沈亦衍松开了她的手,眼中那一丝暖色又消逝的一干二净。***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