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人app视频无限看

♂? ,,

,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

白色沃尔沃经过时颖身边的时候,沐紫蔚放慢了车速,她竟然无意间看见时颖脖子上挂着的玉佩!

原本忐忑低落的心情,因为这块玉佩而变得乌云密布!

那是盛家祖传的玉佩,居然戴在她的脖子上??

沐紫蔚精雕玉琢的小脸顿时气得铁青!直觉告诉她,这局游戏她要输了。

很快,阿辉给她打来电话,她踩下油门加快了车速。

单手握着方便盘,挂上蓝牙耳机。

阿辉在电话里告诉她,“沐总监,老佛爷今天出来带了保镖,可是一个个都没有跟着她,她应该是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连那辆加长林肯也停在很远的地方,而且我查到老佛爷每一次来兰斯奥商学院都会把自己乔装成市井老太太。”

“每一次来?”沐紫蔚心里一咯噔,“她来过多少次了?”

“七八次。”

“……”沐紫蔚好半晌都没有消化掉这个数字,也就是说她们认识很久了?

气质美女一袭纱裙头戴皇冠清冷气场写真图片

“沐总监?”

“……阿辉。”沐紫蔚怨念颇深地问,“能帮我两个忙吗?”

“沐总监请讲。”

“找人偷拍盛哥的照片,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我要正面照。还有就是找一个ps高手,我需要照片合成。”她好看的面容染上狂风骤雨。

“明白了。”

“还有,这件事情必须保密!”

“是!”

放下手机,沐紫蔚眼眶一红,眼泪打着转儿,却忍着不肯落下。

她真的要失去他了吗?

她还在把自己变优秀,想把沐氏重振起来,然后与他齐肩呢,让他对自己的能力给予肯定呢。

他倒好,居然家出动撩妹了!

这让沐紫蔚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觉得工作的事情还是得往后放,嫁给盛哥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此时的沐氏集团。

高管们都抗议了,在会议室摔桌!

“沐紫蔚怎么能胜任总监?!年纪轻轻又是一介女辈!这么重要的案子需要探讨!早就商量好时间的,现在让我们在这里等她?!她算哪根葱啊!架子摆给谁看?!”

“张哥,冷静一点,让沐总裁听到了不好。”

“怎么不好了?!现在沐氏是股份制!并不是他沐振阳一个人的!是我们大家的!让他暂时任命总裁那是看得起他!好好的一个节能计划居然弄这么一个结局!”

“张哥……”

“那沐紫蔚算什么东西?!年纪轻轻的在这里混!想走就走还摆架子不成?我女儿能力都比她强一百倍!!”

会议室外,沐紫蔚脚步一滞,她脸色白了白。

里头的愤怒声还在不断传出来。

那些人不但骂她,还连着她爸爸一起骂,这让她感到非常非常震惊。

平日里大家都不是这样的,对爸爸很尊敬,背地里居然……

这让她第一次看清人性是险恶的。

双手握成拳头,又松开,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要镇定,然后朝会议室迈开步伐。

沐紫蔚的出现让会议室里的愤怒声戛然而止。

她唇角上扬,有些抱歉地对大家说,“各位叔叔,真的很抱歉,一点急事给耽误了,我以为大家不会等我的,既然在等,那就由我主持一下今天的会议吧,大家请坐,小张,去泡咖啡,谢谢。”

这么好的态度让大家有怒也难发,都沉着脸坐了下来。

沐紫蔚始终面带微笑,态度也极为谦卑,会议还算进行得顺利,她尽量听取大家的建议,自己说得不多,毕竟是晚辈,毕竟人家是商场上的几块老姜。

天骄国际,楼下停车场。

兰博基尼商务车缓缓开出公司大门。

开在国道上的时候,司溟发现车速并不快,但是后面却始终跟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有很多车超车,唯独那辆车没有超车。一直缓缓地跟着,他便怀疑有人跟踪。

盛誉膝盖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他戴着耳麦在接一个国际视频会议,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小轿车一直不近不远地尾随着。

这让司溟很纳闷,也提高了警惕。

商务车开始转弯,快要开进皇家一号的vip尊享停车场了。

司溟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两把手枪。

盛誉盖上笔记本电脑,看到了司溟的动作。

“盛哥,后面那辆小轿车一直在跟踪我们。”

盛誉面沉似水,并没有往后看一眼,他靠在椅背,闭上了好看的眼眸。

傻子!跟进了皇家一号?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商务车停下,司溟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始终没有打开车门,甚至连防弹车窗都是关上的。

小轿车在兰博基尼商务车后面停了下来。

里面拿着相机的三个男人也没有下车,几双眼睛始终盯着前方那辆车。

司溟目光斜斜地瞅见有人从皇家一号出来,他拿着手枪开门下车,迅速甩上车门,与那群人一起围住车后的小轿车!

秒秒钟的功夫,把小轿车里的人给吓傻了眼!

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车窗外是拿着枪的男人,一个个气质不凡身手干练!那寒眸都能杀死人。

车里拿相机的三个男人连同司机都举手投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啊,就跟遇着黑道一样的!!

“开门!”

司溟双手举枪,狠狠踹了一脚车身。

里头的人不敢怠慢,提着一颗心颤抖地打开车门……

“下车!”

司溟眸中寒光迸现。

四个大男人伸出一条条抖得厉害的腿,迈下车后双手抱住了头,呈半蹲状,吓得整个身体都颤抖着。

司溟将右手中的手枪放到左手,两把枪一起握着,他伸手挡开一个男人,弯身从车里拿过三部相机,眸色一沉,“们是狗仔?”

“不不……不不是。”

“拿着相机拍谁呢?!”司溟俊眉微皱,这才发现这几人都还年轻得很,十八九岁的样子,应该是学生,胆子也很小。

“拍拍拍……拍前面那辆商务车里下来的人。我我我们也是受命……”说着,一个男孩直接跪了下来,“求们饶过我们吧!我也不知道要拍谁,只是对方给了一笔钱。”

“大哥,求饶命!”接着,又有一个男孩跪了下来,“我不能死,我还有妈妈要养,我妈妈是残疾人,我从小跟妈妈相依为命,如果我死了,我妈妈就没法活了……呜呜呜……”

Tagged